RSS订阅关于梅花的诗句,关于水的诗句,关于学习的诗句,关于友情的诗句,激励人拼搏奋斗的诗句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关于水的诗句 / 正文内容

石州慢·寒水依痕原文及翻译_注释_赏析

1 关于水的诗句 | 2021年03月08日








原文


石州慢



寒水依痕,春意渐回,沙际烟阔。溪梅晴照生香,冷蕊数枝争发。天涯旧恨,试看几许消魂?长亭门外山重叠。不尽眼中青,是愁来时节。



情切,画楼深闭,想见东风,暗消肌雪。孤负枕前云雨,尊前花月。心期切处,更有多少凄凉,殷勤留与归时说。到得再相逢,恰经年离别。




注释

1、石州慢:词牌名,一作《石州引》,又名《柳色黄》。《宋史·乐志》入“越调”。双调一百零二字,前片四仄韵,后片五仄韵。宜用入声韵部,两结句并用上一、下四句法。又有于后片第五、六两句作上六、下四者,为变格。

2、寒水依痕:杜甫《冬深》诗“花叶惟天意,江溪共石根。早露随类影,寒水各依痕。”此处化用其决心书。寒水,常指清冷的河水。

3、“春意”二句:杜甫《阆水歌》:“更复春从沙际归。”

4、冷蕊:寒天的花。多指梅花。

5、画楼:雕饰华丽的楼房。

6、肌雪:指人的皮肤洁白如雪。

7、孤负:同辜负。

8、枕前云雨:此处指夫妇欢合。即宋玉《高唐赋序》中的“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”,借指男女相爱。

9、尊前:在酒樽之前。指酒筵上。

翻译

寒水缓缓消退,岸边留下一线沙痕。春意渐渐回临,空阔的沙洲烟霭纷纷。晴日朗照,溪边的新梅香气氤氲。数枝梅花争相吐蕊,装点新春。我独在天涯满腔怨恨,试想我现在是何等的悲怆伤神?长亭门外,群山重叠,望不断的远山遥岑,正是令人忧愁的节令时分。


遥想深闺中的你,一定也是思绪纷纭。画楼的层门紧闭,春风暗暗使你的容颜瘦损。我真是对不起你啊,让你独守空闺冷衾。辜负了多少尊前花月的美景,浪费了大好青春。你可知道,我也是归心似箭,恨不得一步跨进闺门。更有多少酸甜苦辣,留着回去向你诉说详尽。可等到我们再度相逢,恐怕又要过一年光阴。


创作背景

张元斡本是南宋抗战名臣李纲的行营属官,因不愿与奸臣秦桧同朝,晚年漫游江浙等地,客死他乡。词别本题为“感旧”。词人写晚年离乡思归之情,在冬去春来,大地复苏的景象中,寄寓了词人对妻子、对家乡的深深的思念,也体现张元斡词在激昂悲壮之外的细腻深情的另一面。

赏析

此词是作者晚年离乡思归之作。在冬去春来,大地复苏的景象中,作者触景生情,在词中表达了自己内心深沉的思乡之念。


“寒水依痕”之句,点出了初春的时节,但这是运用杜甫的成句。杜甫《冬深》:“花叶惟天意,江溪共石根,早霞随类影,寒水各依痕”。后二句采用杜甫《阆水歌》“正怜日破浪花出,更复春从沙际归”诗意。这里融诗景于词境,别有一番气象,而一“渐”字,更为初春即将解冻的溪水增添一股新的活力。词人从迷茫开阔的景象中,感受到蓬勃生机和温暖的春意。“溪梅”二句用特写手法刻画报春的信息——梅花的开放。和煦的阳光照耀着一切,溪边梅树疏落的枝条上绽露出朵朵花苞,散发出诱人的清香,使人感到无限美好。这是冬去春来的美好象征,也是展望一年的最好季节,然而这并不能引起词人心灵的欢悦,相反却萌生出离愁与苦恨。


“天涯”以下数句,由写景转入抒情。“旧恨”二字,揭示出词人郁积在心中的无限的离愁别恨。“消魂”是用江淹《别赋》的诗句:“黯然消魂者,唯别而已矣!”这里用设问的句式领起下文。“长亭”以下三句,进一层叙写消魂的景色。在那长亭门外,词人举目望去,映入眼帘的只是望不尽头的重重叠叠的青山。连绵起伏的山峦,犹如心中无穷的愁绪,正是“吴山点点愁”,春日的景象,成了犯愁的时节。


下片换头“情切”二字,承上转下。词人宕开笔力,由景物描写转而回忆昔日夫妇之情。而此时虽然离别远行,但绵绵情思却是割会不断的。“画楼”以下三句,虚景实写,设想闺人独居深楼,日夜思念丈夫,久盼不归,渐渐地形体消瘦下去。紧接着“枕前云雨”,借用典故暗射夫妇情意。宋玉《高唐赋》序中说,楚王梦中与神女相会高唐,神女自谓:“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”后指男女欢合。这与下句“尊前花月”,都是写夫妇间共同的甜蜜生活。


但因为离别在外,枕边之欢,尊前之乐,都可想而不可及。词人内心所殷切盼望的,是回来与亲人相见,诉说在外边思家时心底的无限凄凉孤独的情味。“心期切处”三句所写,是自己的离愁,与上“画楼”三句写家里人的别恨形成对照。彼此愁思的产生,同是由于“孤负”两句所说的事实而引起。这样写虽是分写双方,实际上却浑然一体,词笔前后回环呼应,十分来严谨细致。歇拍“到得再相逢,恰经年离别”紧承上句“归时”。言到等归来重见,已是“离别经年”了。言下对于此别,抱憾甚深,重逢之喜,犹似不能互相抵触。写别恨如此强调,宋词中亦少见,并非无故。


这首词作由景入情,脉络分明,从表象上看,似乎仅仅抒写夫妇间离愁别恨,但词中运用比兴寄托,确实寓寄着更深一层的思想感情。《蓼园词选》中说:“仲宗于绍兴中,坐送克铨及李纲词除名。起三句是望天意之回。‘寒枝竞发’,是望谪者复用也。‘天涯旧恨’至‘时节’是目断中原又恐不明也。‘想见东风消肌雪’,是远念同心者应亦瘦损也。‘负枕前云雨’,是借夫妇以喻朋友也。因送友而除名,不得已而托于思家,意亦苦矣。”自常州词派强调借词有所寄托以来,后世评词者往往求其有无寄托。从张元干后期遭受压抑不平的情况来看,在南宋朝廷屈辱求和。权奸当道而主战有罪的险恶的社会环境里,他的内心有着难以明言的苦衷,故词中“借物言志”,寄意夫妻之情,黄蓼园所云并非纯为主观臆断,但如此分解,恐怕就难免有穿凿附会之嫌了。



词牌简介


石州慢,词牌名,一作《石州引》,又名《柳色黄》。《宋史·乐志》入“越调”。双调一百零二字,前片四仄韵,后片五仄韵。宜用入声韵部,两结句并用上一、下四句法。又有于后片第五、六两句作上六、下四者,为变格。


作品格律


(前片)


中仄平平,平仄仄平,平仄平仄(韵)。


寒水依痕,春意渐回,沙际烟阔。


平平中仄平平,仄仄中平平仄(韵)。


溪梅晴照生香,冷蕊数枝争发。


中平中仄,仄中中仄平平,中平中仄平平仄(韵)。


天涯旧恨,试看几许消魂?长亭门外山重叠。


中仄仄平平,仄平平平仄(韵)。


不尽眼中青,是愁来时节。


(后片)


平仄(韵),


情切,


中平平仄,中仄平平,仄平平仄(韵)。


画楼深闭,想见东风,暗消肌雪。


平仄仄平平仄,平平平仄(韵)。


辜负枕前云雨,尊前花月。


中平中仄,仄中中仄平平,中平中仄平平仄(韵)。


心期切处,更有多少凄凉,殷勤留与归时说。


中仄仄平平,仄平平平仄(韵)。


到得再相逢,恰经年离别。


说明:词牌格律与对照例词交错排列。格律使用宋体字排印,例词使用斜体字排印。词牌符号含义如下:


平:填平声字;仄:填仄声字(上、去或入声);中:可平可仄。逗号“,”和句号“。”:表示句;顿号“、”:表示逗。粗体字:表示平声或仄声韵脚字,或可押可不押的韵脚。下划线:领格字。例作对偶;〖〗:例作叠韵。


作者简介

张元干(1090一约1170),宋代(两宋之交)词人。字仲宗,自号真隐山人、芦川居士、芦川老隐,福建永福(今福建永泰)人。徽宗时为太学上舍生。金兵入侵,宰相李纲任亲征行营使,张元干曾为其幕僚。因不满秦桧专权误国,弃官归隐。后因赋词对李纲、胡铨表示同情和支持,被投入监狱,削除官籍。著有《芦川归来集》十卷和《芦川词》两卷。













上一篇: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意思翻译、赏析

下一篇:七绝二首·纪念鲁迅八十寿辰原文翻译_注释_赏析